回到首页
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 浙江自然博物馆首页 >> 学术研究 >> 自博书刊 >> 馆刊 >> 正文内容
陶瓷鸡塑形与纹饰的文化阐释(《自然博物》第4卷)
作者:沈芯屿    来源:自然博物   发布时间:2017-12-08    点击数:     【字体:
 
作者:沈芯屿(杭州博物馆

 

【摘要】鸡,是人类最为亲密的家禽。它羽毛色彩鲜艳,引首高冠,器宇轩昂;它具有守信、文德、武德、勇敢、仁义的五德。鸡与我国古代十二生肖和二十四节气的形成,以及农耕社会的起源等都有密切的关联。本文试图运用功能派文化人类学的理论,从陶瓷鸡塑形纹饰的起源、特点等几个方面阐释其民族的精神文化和生活形态。

【关键词】 陶瓷;鸡塑形;纹饰;文化阐释


  1 引言

  纹饰,器物上的花纹装饰。在古文字中,“纹”的本义是丝织物上的花纹,“饰”的本义是擦拭,使其明亮,引申为装饰。中国的陶瓷文化博大精深,不仅花纹装饰丰富多彩,而且题材极为生动。鸡塑形、纹饰只是陶瓷器装饰上的一个部分。有写实的塑像与绘画,有想象中融合了各种鸟形美好特点汇聚的雉鸡、锦鸡和凤凰等。陶瓷鸡的出现,表现了一个农耕社会发展群体的特有功能、生活形态和民间祈求吉祥、大吉大利等心理。因此,研究探讨陶瓷鸡塑形、纹饰,是具有深远文化寓意的。

  很多纹饰是简单的花纹边饰,只是作为构图美观的需要,而有些纹饰是有远古族群图腾象征的,是带有人的情绪的。“就这点而言,只是具有象征意义的‘纹样’才被称为‘纹饰’。”(芮传明等,1995)我国古代的陶瓷器是上到皇帝,下至平民百姓用于祭祀、陈设和日常生活的器皿,而鸡的塑像和相关的纹饰,从早期贵族、帝王陵墓到后期平民百姓生活的遗迹中都有发现。一件器物、一种纹饰都不可能单独出现和存在,它与人群的思想、审美情趣、生存形态以及风土人情都有着密切的关联。鸡的啼鸣是武士闻鸡起舞,文士寒窗苦读,农耕人开始“日出而作”的报时器, 它有着吉祥、祈福、“五德”、生死轮回等深厚的文化意义。陶瓷器上的鸡纹饰,是我们华夏民族称为“灵禽”“司晨”“义禽”的家禽,其造型抑或是局部,是包含了图腾、原始宗教意味的图案。本文从鸡纹饰的起源、纹饰特征、文化意向几个方面,阐释陶瓷上鸡纹饰的文化意义。

   2 陶瓷鸡塑形纹饰的起源

  远古时期,在漫长的岁月中,人们仰头看见的首先是太阳、月亮和鸟。每当美丽的鸟在灿烂 的阳光中穿梭飞翔时,那便是人们发现太阳与鸟 美好的画像。这也是鸟成为史前部落图腾崇拜的 主要原因。河姆渡遗址就出土了一件牙雕“双凤 朝阳”的饰件。当人们发现有一种鸟的啼鸣,能 呼唤太阳升起,唤醒人们进行农耕劳作,人们就拴住了这种鸟—— 鸡。人们不能解释这些现象的出现,就把这种鸟奉为“灵鸟”;而被称为“灵 鸟”的鸡,就被赋予了神灵的意味。这应该只是 我们对远古人群认识鸡的一种推测。文化人类学家指出:“无论有多少知识和科学能帮助人满 足他的需要,它们总是有限度的。”(马林诺夫斯 基,1987)对鸡的认识正是如此。《说文解字》曰: “‘鸡’,知时畜也。”鸡是一种对天亮有感知的鸟。也许正因为如此,原本在天空中飞翔的,尤其是羽毛美丽的公鸡就被人类作为一种吉祥的灵鸟豢养起来了。这一点我们从繁体字“鷄”的 结构中似乎也可以解读出来。“鷄”,左边奚,右边鸟。“奚”字在古文字中是被捆绑奴役的意思, 那么两部分合起来的鸡字就是豢养的大鸟。鸡, 就这样渐渐地失去了飞翔的功能。

   鸡,从什么时候开始被豢养,没有确切的记载。我国目前发现的最早的鸡造型,是在湖北省荆州石家河文化的邓家湾遗址中(距今6500 ~4300 年前)。考古报告中记载,“陶禽的数量最多,包括鸡类和鸟类标本共计89 件。鸡类标本41 件,一般为粗颈肥身小翅,尾下附一足呈三足鼎立,足呈柱形。鸡又可分为雄鸡、雌鸡、小鸡和异形鸡。”(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2003)(图1)


图1    石家河鸡塑像


  由此可见,鸡在那个时候已经是家禽了。这一发现似乎也“刷新”了原来学界认为“鸡纹饰最早出现在殷墟”的观点。殷墟将“鸡”列入了文字—— 甲骨文。从社会人类学的角度来讲,掌握巫术、文字并能记载当时政治、经济、农业、文化的人群,应该是当时的智者—— 权贵、宗教人群。那么,鸡在甲骨文中的出现,是一种动物从塑像到文字记载的标志,也说明从史前到殷商时期,鸡已经伴随着人类走过了漫长的岁月。1974 年,江苏省镇江市博物馆浮山果园墓发掘组在所发掘的原始瓷罐中发现鸡蛋壳。发掘报告记载:“在两只原始瓷罐内,存有较完整的蛋壳:一种直径5. 75 ×(4 ~ 5. 3)cm,蛋壳为白中带青,是鸭蛋壳;另一种较小,蛋壳较薄,保存较差, 直径4.2 × 3.1 cm 左右,应是鸡蛋壳”(镇江市博物馆浮山果园墓发掘组,1979)(图2)。


图2 印纹陶瓿鸡蛋(南京博物院)


  这说明在西周时期,人们养鸡并且收集存储鸡蛋,象征着农耕社会开始步入成熟期。此时的鸡,是人们生活中豢养的家禽。我们可以想象, 当时人类对鸡已经到达食其肉、食其卵之美味的时期,并顺其自然地让鸡孵卵绵延,成为人类日常生活中的美食。进入西汉,鸡的塑像更加真实而美丽。陕西汉景帝阳陵的21 号至23 号坑中出土了4 件两对陶塑鸡,报告记载:“鸡4 件,雌雄各2 件。鸡腿木质,已朽。通体彩绘,色彩鲜艳。雄鸡昂首翘尾,朱红色高冠,赭黑色眼睛,黑、红、黄三色羽毛。”(陕西省考古研究所汉陵考古队,1994)(图3)


图3 汉阳陵出土的对鸡


  这里面的陶塑鸡与其他的陶塑猪、狗、羊、牛家畜同时出土,我们不能明确这两对鸡的陪葬是为了给汉景帝报时,还是作为一种墓主人生前的美味佳肴与其他动物一并随葬。从随葬的堆放位置看,鸡与其他动物没有在同一个坑中。“一区有陶俑2 件,俑前各有一朱红色漆盘;三区有2 对彩绘鸡;五区由南向北依次排列陶山羊2 件、陶绵羊2 件、陶猪2 件”(陕西省考古研究所汉陵考古队,1994)。在后来发掘的图录中,我们还发现其他的动物远远多于鸡。鸡的做工精致,色彩鲜艳,而其他动物多为灰陶,并且数量大,说明鸡作为“司晨”作用的可能性大。我国汉代盛行厚葬,事死如生,更不要说帝王之墓。主人生前所用,所有的生活形态在墓葬中都会表现出来。当时的人们坚信,人的肉体死亡之后,灵魂会离开肉体飞向冥界。大量的陶猪、牛、羊等物品的随葬是为了让墓主人到达冥界之后,依然如生前一样有显赫的身份,有皇权和富裕。鸡,是司晨和轮回的象征。

   以上三个墓葬、遗址出土的鸡塑像说明我国从史前开始,鸡就已经与我们人类共同生息了。在此后数千年的历史中,鸡是我们最为亲近的一种家禽。此外,以往的观点认为,凤凰是人们把鸡和多种美丽的鸟汇集起来产生的形象。但在考古资料及沈从文先生的著作《龙凤艺术》一书中,我们始终没有谈到鸡转变成凤有什么直接的关系(沈从文,2010)。就纹饰而言,很可能凤出现得比鸡早。比如距今约7000 年前的河姆渡文化遗址中有“双凤朝阳”的牙骨雕刻纹;甲骨文中有“鸡”字也有“凤” 字。由此,鸡与凤的文化关系有待于进一步考证。鸡,在此后数千年的历史中,其塑像和纹饰始终贯穿于陶瓷器中,并且随着陶瓷工艺的提高和发展, 色彩原料的丰富,鸡纹饰变得更加生动、美丽。


   3 陶瓷鸡纹饰的特点

  在瓷器发展的过程中,每个时代的纹饰都有不同的风格。鸡在陶瓷器上塑像纹饰也具有不同时期的风格和制作手法。前面已经谈到史前至西汉时期陶塑鸡的造型,这些早期对鸡的表现手法,主要是捏塑。石家河遗址出土的鸡形象,表现了稚拙之美。江苏浮山果园出土的一罐鸡蛋, 更是令人产生无限的遐想。汉阳陵出土的陶鸡, 美丽而端庄,不失皇家风范。

  三国魏晋南北朝时期,是浙江越窑迅速发展时期,制瓷工艺有了很大的提高。其胎体细腻, 釉色清纯,器形丰富,装饰上有模制、刻花、印花等手法。这一时期的鸡,不是单独的塑像,而是作为多种器皿上的装饰。伴随着瓷器装饰中大量动物造型的出现,鸡首壶、罐成为常见的一种器皿。三国东吴开始,鸡的塑像在瓷器中就有出现。窑工用模制的方法,塑成鸡首,装饰在罐子和壶的肩部(图4)。

  至西晋,瓷器上的动物装饰达到了顶峰。此时依然采用模制的手法,做成鸡头安在盘口壶的肩部。鸡首高冠、圆眼、管状颈,也有管状口, 颇具神韵(图5)。


图4 三国东吴青瓷鸡首罐(马鞍山博物馆藏)


图5 西晋越窑青瓷兽柄鸡首壶(慈溪博物馆藏)


  随着时间的推移,鸡颈与器皿逐渐拉长。至东晋,越窑进入低谷,瓷器上的动物造型几近消失,唯有鸡首的造型依然出现,但制作工艺远不及西晋时期精湛、生动。鸡首壶这一器形一直延续至宋辽时期。南北朝时期,壶的整体器身拉长,曲线优美。由于窑业走向衰落,鸡首捏塑成型不规整,肩腹部有刻花的,也有浮雕状的莲花纹。东晋时期其他动物纹饰基本消失,而鸡首壶能够绵延,这很可能与生肖有关。

  隋、唐早期,浙江越窑等窑业进入低谷期。河北邢窑、定窑,河南地区的白瓷、青瓷,湖南的长沙窑等开始兴起。河南新乡出土一件青釉环形鸡首壶,深盘口、直颈,壶身为一个管状圆圈, 一端塑一鸡首,顶冠仰首作啼鸣状,与其对称塑一直龙柄,造型颇为别致(图6)。


图6 环形鸡首壶(新乡出土)


  其他还有国家博物馆收藏的隋大业六年的青釉龙柄鸡首盉。这种鸡与龙首同时装饰在一件瓷器上的形式,在西晋时期的鸡首壶中多有出现。唐代的长沙窑有一件鸡首壶,敛口、鼓腹、圈足,肩部一端塑一鸡首,与其对称处塑一弧形短尾,两侧饰浮雕状羽翼,造型浑圆,口沿至肩部饰斑彩。长沙窑是我国早期的釉下彩绘纹饰最丰富的瓷窑。青釉褐彩彩绘鸡纹饰,是目前发现的较早的釉下彩绘鸡纹饰(图7)。


图7 唐·长沙窑青釉褐彩山鸡纹瓷壶(长沙市文物工作队藏)


   还有三彩塑形鸡,就是常见的唐三彩。这是唐代专门用来作明器的一种彩陶器,多以一公一母出现,色彩绚烂,形状逼真(图8)。


图8 唐·三彩陶塑对鸡(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还有北方少数民族风格的鸡冠壶,多为模仿游牧民族皮囊造型,上小下大,腹部浑圆,顶部置桥形提梁,制作颇为精致(图9)。类似的鸡冠壶至宋辽时期达到高峰,有三彩、辽三彩等。

   宋代是我国汉文化的高度发达时期,瓷器的装饰以追求纯净典雅的单色釉,造型上以仿青铜礼器形制的汝窑、南宋官窑和龙泉窑为主流。鸡的造型和纹饰在河北、河南、陕西等地区的民间


图9 唐·邢窑白瓷凤首贴花皮囊壶(河北省博物院藏)


   瓷窑和少数民族地区的瓷窑较为多见(图10、图11、图12),如河北的磁州窑、河南的登封窑等。


图10 宋·登封窑珍珠底赭色山鸡纹瓷枕(大英博物馆藏)


图11 辽·白釉铁锈花鸡冠倒装壶(杜文供图)

图12 金·红绿彩抱鸡童子(杜文供图)


  元代是我国青花瓷发现和高度发展时期。元青花瓷的纹饰非常丰富,除了人物、动物、花鸟、山水等,禽类常见的有凤凰(图13)、孔雀、大雁、鸳鸯等,日用器皿没有鸡纹饰出现。青花的幽蓝,不是汉民族的传统颜色,而是蒙古族宗教信仰的具体再现。考古发现,元代拥有青花瓷的人群多为蒙古族的贵族或有身份的人,再者就是亚伊斯兰民族国家。由此,笔者认为,可能蒙古族人对于汉民族的鸡纹饰没有认同感,所以在青花瓷器中没有表现鸡纹饰。

图13 元·青花凤凰纹瓷高足杯(内蒙古自治区博物馆藏)


  鸡以精美的纹样装饰在瓷器器皿上的是明代(图14)。明代以景德镇为中心的瓷窑,在元代青花瓷的基础上,烧制出了五彩、斗彩、红釉、蓝釉等彩瓷和单色釉瓷器。所以,鸡纹饰在明代以后,有了精细的彩绘纹饰。此时的鸡纹饰画面展示的是行走觅食,大多有一公一母一小的情形出现。凤凰纹多与龙纹同时出现,鸡依然是一种独立的纹饰(图15)。这件天津海关人员截获的磁州窑扑满,则表达了人们对金钱需求愿望的现实性(图16)。


图14    成化鸡缸杯


图15 明·五彩龙凤呈祥纹瓷盘(大都会博物馆藏)


图16 晚明·磁州窑下金蛋鸡纹瓷扑满(杜文供图)


  清代,延续了景德镇为中心的窑业,不论民窑和官窑瓷器中,都有鸡塑形与纹饰。因为瓷胎洁白、细腻,窑工对鸡塑形精巧、绘画细致,且多用工笔手法。其纹饰色彩丰富绚丽,形象逼真。有釉上釉下、三彩(图17)、青花、粉彩(图18)、五彩、矾红彩(图19)、斗彩(图20、图21)、白釉(图22),等等,不论在成型上,还是在色彩运用的稳定性方面,都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 呈现出绚丽斑斓的满汉民族融合的审美意味。


图17 清·康熙素三彩鸡(杜文供图)


图18 清·康熙粉彩雏鸡牡丹纹瓷盘(故宫博物院藏)


图19 清·康熙矾红彩应龙纹天鸡高足盖碗(故宫博物院藏)


图20 清·雍正斗彩母子鸡碗(杜文供图)


图21 清·乾隆斗彩母子鸡瓷小笔筒(故宫博物院藏)


图22 清·乾隆仿定窑白釉天鸡尊(杜文供图)


  我国幅员辽阔,古陶瓷文化博大精深,限于笔者对北方等更多瓷窑了解的局限性,一定还有很多鸡造型和纹饰没有见到过,故对陶瓷上鸡塑形和纹饰的梳理不一定完整。根据所掌握的鸡塑形和纹饰,笔者有以下几点认识:其一,我国陶瓷器上鸡纹饰有陶塑、瓷塑,有绘画在壶、杯、碗、盘上的粉彩、斗彩、青花、褐彩等鸡纹饰, 并且绵延的时间很长,充分显示了鸡与人类的亲近感;其二,在陶瓷器整个鸡塑形与纹饰的发展过程中,鸡与凤是平行出现的,鸡与凤有着完全不同的身份意向;其三,不论鸡造型还是纹饰,从起源到发展并没有产生过图腾意象,鸡纹饰的器形和塑像,只是为了取其吉祥、富裕、轮回之意。

   4 陶瓷鸡塑形纹饰的文化阐释

  一种器物、纹饰或者造型的延续,不会是单独的。它的出现是人类生存的需求,它的发展与演变常常是与一个民族的生存形态相关联的。每一件器物、造型、纹饰与之相关的过程,都是文化绵延的象征。我们探讨陶瓷鸡塑形和纹饰,同样应该结合我国汉民族特有的风俗。“文化是包括一套工具及一套风俗—— 人体的或心灵的习惯,它们直接地或间接地满足人类的需要,一切文化要素,若是我们的看法是对的,一定都是在活动着,发生作用,而且是有效的。”(马林诺夫斯基,1987)前面两个部分,从陶瓷鸡塑形、纹饰的发展及特点,印证了这种家禽与我们民族共同生存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在这个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形成了丰厚独特的民俗文化,并至今在人们的生活中“活动着,发生作用”。鸡肉、鸡蛋不仅是人们日常的食品,而且也是常用的祭祀供奉品,这种风俗文化触角的延伸是非常广阔和深邃的。

  文化的绵延常常是一个族群的标志,人们有了这个标志,就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比 如我国的十二生肖,人一出生就会有一个属相。十二生肖中,鸡是唯一的家禽,龙是生活中见 不到的图腾。十二生肖的起源,应该与我国古代天干地支的纪年历法有关。古代的地支十二辰 “ 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其中每一个字的排列都与十二生肖相对 应。与地支相对应的是天干,今年(2017 年)是丁 酉年,这个“丁”就是天干中“甲、乙、丙、丁”中的丁。天干源自古人对天体的观察与感悟,与 农耕中的二十四节气有关。古人根据天干地支排 列出六十年为一个甲子,并使用天干地支纪年、记月、记日、记时辰。这一点在甲骨文中就有记载。甲骨文中还出现了完整的六十甲子干支表(王宇信,2016)。这些干支纪年及生肖动物、家禽,对我们民族的历史发展、生存形态、思想文化等产生过极为深远的影响。考古发现,我国在秦简中就已经有十二生肖对应地支的记载:“甘肃天水放马滩一号秦墓出土的460 枚竹简,大多数保存完整,字迹清晰……。《亡盗》20 枚, 22 ~ 41 简,内容为22 条专门捉拿逃亡盗贼的择日条纹。每条之首以天干地支次(秩)序排列,同时相配十二生肖。…… 辰,虫也。以亡盗者。从东方入,有从出,取者藏溪谷内中,外人也。”(何双全,1989)该竹简的释读内容还有待于进一步完善,但是说明,秦时十二生肖已经有使用了。


  十二生肖不仅伴随人的出生,而且也与人死后相随同。古人事死如生,那些立于皇家贵族墓穴壁龛的十二辰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证。如晚唐五代钱氏家族墓的考古报告中记载:“杭M 26、杭M 27 和临M 20 钱氏王室墓内,均有石雕十二生辰俑的现象……”(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2012)陶塑、石雕或木俑人物手捧一个生肖动物或家禽,意味着死者会在轮回中托生。这种墓葬形式可能由来已久,并且一直延续,只是表现的形式不尽相同。由此延伸的各个属相的风俗习惯所形成的文化,至今依然以强烈的趋势绵延着。比如,今年(2017 年)为生肖鸡年,属鸡的人是本命年,民间有本命年穿着、行为方面的习俗,甚至还会有一些禁忌,等等。

  鸡与凤的关系,也是学界一直探究的问题。鸡,常常是凤的代称。古人在纹饰上把鸡与龙塑在同一件器物上,一般都理解成是龙凤呈祥的寓意。《说文》曰:“‘凤’,神鸟也。天老曰:‘凤’之象也,鸿前麟后,蛇颈鱼尾,鹳颡鸳思,龙纹虎背,燕颔‘鸡’喙,五色被举。…… 见则天下大安宁。”这种神鸟是确实存在,还是古代哲学家的玄思,我们不得而知,但从河姆渡出土的双凤朝阳纹饰和玉凤等文物来看,早在远古时期,凤就是东南方族群的图腾,而鸡,只是一种家禽。《说文》曰:“‘鸡’,知时畜也。从隹奚声。‘鸡’,籀文‘鸡’,从鸟。”《玉篇·鸟部》:“‘鸡’,知时鸟。又作‘鸡’。”中国的文字有形声、会意之说。我们解读字的本意,就可以了解其文化寓意。从“鸡”和“凤”两个古字的释解,凤是神化的,带有哲人玄思的意味,而鸡则是由鸟被人类豢养利用后成为了家禽(鸡)。凤身上又似乎有鸡的 元素,鸡是十二生肖中唯一带有羽翼的动物。闻一多先生在《龙凤》一文中有较为精准的阐释: “就最早的意义说,龙与凤代表着我们古代民族中最基本的两个单元—— 夏民族与殷民族,因为在‘鲧死…… 化为黄龙,是用出禹’和‘天命玄鸟(即凤),降生而生商’两个神话中,我们依 稀看出,龙是原始夏人的图腾,凤是原始殷人的图腾,…… 因之把龙凤当作我们民族发祥和文化 肇端的象征,可说是再恰当没有了。”(闻一多,2006)这是对“龙凤”的深化阐释。龙,是真命天子;凤,是天命玄鸟,两者皆是华夏民族的远 古图腾。而我们从出土的鸡塑像和纹饰看,鸡还 是鸡,古人并没有把鸡做成凤,但凤身上有鸡的 部分,即“燕颔鸡喙”。沈从文先生在《龙凤艺术》中,对于凤的阐释或许对我们今天对鸡与凤的关系,会有一个较为清晰的概念:“一、是从 甲骨文上刻有各种凤字,到易经上‘有凤来仪’ 时代…… 二、是诗经上有‘凤凰于飞’、孔子有‘凤鸟不至’、楚辞有‘鸾鸟凤凰,日已远兮’、故事中有‘吹箫引凤’传说成熟时期。三、由传世 伪托《师旷禽经》对于凤凰的描写,重新把凤凰当成国家祥瑞之一来看待,…… 又转化为朱雀,代表了南方,和青龙、白虎、玄武象征四方四神。”(沈从文,2010)凤在我国古代是思想者的 代称,是国家祥瑞的征兆,是四方神中的朱雀等 等。这段文字对凤的文化有了丰富的阐释,使闻 一多先生的图腾说更加丰满流畅。凤的纹饰在瓷 器上出现比鸡多,民间的很多与女性有关的绣品 中也多有凤纹饰,多为宣扬女人要攀龙附凤,才 显示其高贵的命相。所以,鸡与凤有着鲜明的身 份地位差别,却又有着起源时不可分割的关联。鸡在人类的日常生活中只是一个被豢养、利用, 而且随时可以宰杀的相依相伴的家禽形象。

  史前的凤纹饰与陶鸡是同时出现的,凤是玉石,鸡是陶塑。唐代长沙窑的釉下彩绘鸡纹饰活泼灵动,表现极为普通、简洁。五代— 北宋时期越窑中常见的线刻双凤纹青瓷盘、洗等,其喙鹦鹉状,短颈,早期双翅张开,晚期双翅略下搭, 尾翼长而飘逸,颇具灵动感,多在器物内底首尾相连,环形飞翔状。类似这样的纹饰很难与鸡相联系。鸡是可以宰杀的,可以被摆上供桌作祭品的。凤是高高在上的,是古代中国女性高贵身份的象征。真正的图腾是龙与凤,而不是鸡。诚如闻一多先生所说的:“…… 所以我们记忆中的龙凤,只是帝王与后妃的符瑞,和他们及她们宫室舆服的装饰‘母题’,一言以蔽之,它们只是‘帝德’与‘天威’的标记。”(闻一多,2006)史前图腾时代进入文明古国之后,其纹饰的图腾意味逐渐淡化,成为一种装饰纹样的标志。

  我们看到的所有鸡塑形、纹饰既是报时鸟,是“吉”的谐音,具有“五德”,以及十二生肖轮回的象征等等,也是与鸡相关的一套民俗文化的绵延。



 
上一篇:中国三叠纪纯信龙类化石研究及其对蛇颈龙起源的意义(《自然博物》第4卷)
下一篇:自然博物馆馆藏珍稀动物组织标本库规范化管理
 
【收藏】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网站LOGO | 版权声明 | 隐私安全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4 浙江自然博物馆 本站域名:zmnh.com zmnh.cn 中文域名:浙江自然博物馆.公益
浙ICP备12031539号 您是本网第 位访问者